首页 > 房产资讯 > Pkuer成长录|北京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周丽玮:在环科”土壤“里,解重金属污染之困

Pkuer成长录|北京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周丽玮:在环科”土壤“里,解重金属污染之困

Pkuer成长录|北京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周丽玮:在环科”土壤“里,解重金属污染之困2018-06-13 22:04:08

编者按

在北大这片满载机遇与挑战、熔铸情怀与实干的宽广舞台上,有人醉心科研,助力学术起航;有人广泛实践,蓄积职场力量;有人专注学工,以同侪逐梦;有人寄爱社团,以热爱浇灌感动……四年的大学生涯,他们用成长为自己注脚,当日的此间少年,已成长为北大青年。他们心中有理想,脚下有方向,心系家国天下,书写青春年华。他们经历的北大,是离你最近的北大,他们的青春印记或许会勾勒出你的未来图景,他们最初的选择也定会支撑你对梦想的坚持。且听2016年北京大学毕业生们向你讲述——卓越,是一种选择






周丽玮,北京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2012级本科生,曾任院团委书记助理、组织部长,《北京大学校报》学生记者团自然科学通讯部长。多次获校级、院级奖学金,曾获北京大学社会工作奖、北京大学科研优秀奖等多项荣誉。


初见周丽玮,她说:“我只是众多燕园学子中的普通一员,没什么可采访的。”之后与她近一小时的交流中,记者体会到的是她对环境问题,特别是重金属土壤污染问题的无限热忱、深入思索。也许这正是普通燕园学子的“不凡”之处吧。



记者:您高考前拿到了北大校长实名推荐的名额,在选择专业上有一定的自由权,你在选择专业的时候是怎么考虑的呢?

周丽玮报环科算是机缘巧合吧!高考结束后,发生了一件备受关注的事情——我国中部地区爆发了大范围的雾霾,持续了两三天左右。当时自己正在学校收拾东西,看到窗外一片都是黄尘,后来通过媒体报道了解到是一种天气污染情况。也许正是这次经历在自己心里埋下了一颗种子吧,让自己与环科结缘。另一方面,也有出于对现实的考虑。因为环境这几年在国内越来越受重视,我觉得良好的环境对于人类的生存发展非常重要。综合这些因素,我选择了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


记者您选择了环境工程的重金属土壤污染治理方向,能分享一下自己的想法吗?

周丽玮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可谓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专业主要分为三个方向。第一个是环境科学,偏理论研究,主要研究大气和水。大气问题往往是一个全球性的问题,我个人觉得涉及这块领域需要有广阔眼界且有一定化学基础的同学。第二个是环境管理,偏文科一点,主要是给政府提供技术分析、支持和建议,与政府的合作比较多,我觉得这个领域比较需要学生的人文情怀以及文科领域的一些知识。第三个就是我所在的环境工程,就是说理论、技术、方法已经有了,但是要把它投入到实践还存在一定距离,我的理解里,环境工程就是做这个的。


在北大这样一个具有多学科综合优势的大环境下,我认为我们学校的环境工程还是比较偏理科的,涉及的内容比较多,大家的研究方向不是很统一,所以环境比较自由。在我看来,环境工程是一个比较接地气的专业,也是最深入中国环保领域前沿发展的专业,因为把科技成果投入到实际应用时,会涉及到很多实际的问题,比如说经济利益、政府学者各方面的关系协调等,其面临的机遇挑战是并存的。我自己做的是重金属土壤污染的治理,是因为对这个研究方向很感兴趣,从中能找到责任感、使命感和成就感。中国的土壤污染非常严重,但却不是可视化的,百姓看不见摸不着。而土壤污染对于农业的影响很大,所以土壤污染治理与大家的健康紧密相关。另一方面,当代大规模的土壤污染在发达国家(如美国)并不多见,曾经面临严重的重金属土壤污染问题的德国、英国等国家已经治理得差不多了。所以,现在国际学术界做这块研究的不多,我们没有太多现成的东西可以借鉴,还要靠自己去探索解决我国的问题;一旦做好了,是很有成就感的。


记者大师身旁宜聆教,在您成长、科研过程中老师起着什么作用呢?

周丽玮被大家尊称为“唐奶奶”的唐孝炎院士是国内环境科学最早的奠基人之一,她每年都坚持给大一本科生上第一节关于环境的专业课。对于从事环境科学研究的后辈而言,这种精神是莫大的鼓舞和激励。至于我的导师刘阳生教授,在固废资源化处理和土壤修复领域研究了很多年,能够在选择实验方法和选取实验素材这方面给自己一些指引,提供方向性的指导。比如说当时自己在选取用什么植物去修复污染土壤的问题上十分困惑,我通过文献找出了几种蕨类植物,但后来发现,在北京这样的气候条件下,它的修复效果不是很好。老师结合自己的经验,提供了几种蔬菜作为选择。经过实验,发现它们的吸收效果的确不错。


此外,在学院里,老师们还会借助自己的资源开拓我们的眼界:比如说有国外的学者来北大进行学术交流,老师会介绍同学们去听,并鼓励我们去积极发言、问问题;有的老师跟企业跟地方政府合作比较多,会带着我们去接触企业、政府,去了解中国环境领域的实际情况,让我们更接地气一些、更全面一些,并不只是让我们完全在象牙塔里做学术、搞科研而脱离了实际。


记者除了学习科研之外,学生工作也是大学生活重要的一部分,您觉得学生工作对自己的帮助是什么?

周丽玮我觉得学生工作可以增强解决实际问题的能力,特别是人际交往能力,而且还能够认识很多优秀的小伙伴。平时,跟一起上课、实验室的同学来往可能会多一点,学生工作可以让自己与不同方向、不同领域的同学深入接触。与大学同学的交往是一段非常美好的回忆。我自己的学工经历比较泛,主要在院团委做了三年,在校报呆了两年。 对在院团委的三年印象比较深刻,这是因为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的党建工作在北大非常突出。在学院老师的带领下,我们开展了一系列理论联系实际、密切关注学生需求的活动,获得了一系列的奖项,因而收获也比较多,如怎样有效组织策划、怎样和各方人士打交道等大二时结合党的群众路线,对各行业的杰出院友进行专访,整理编成了院友就业交流小册,在全院范围内发放,一定程度上得到了大家的肯定。有机会服务同学,同时提升自己,我感到很幸福。


记者您修了经济学双学位,有什么收获呢?

周丽玮经双是北大的四大俗(掉自行车,吃鸡腿饭,修经双,未名湖畔谈恋爱)之一。自己是理科生,以前对经济方面了解很少,很好奇为什么经济这么火,与国计民生联系为何如此紧密;而经济生活是公民生活很重要的一部分,因此自己决定去补补课。经双的质量很高,老师们基本都是相关领域资深的教授或者专家学者。自己之前只知道林毅夫老师很有名,这学期选了他的课,真是受益匪浅。到了大四,又对“博雅塔下宜聆教,未名湖畔好读书”这句话有了更加深刻的认识。


记者最后可以给我们总结一下您燕园四年时光的收获吗?

周丽玮相比于某些奖项或者荣誉,最重要的是自己思维方式发生了质的改变。北大多元化的评价体系改变了我原来单向度的思维模式,还培养了我的质疑意识,提高了我的思辨能力。很多问题其实没有标准答案,我们要有独立思考和辨别的能力。同时,世界更新很快,就像生态学的“红皇后效应”一样,我们只有一直学习、思考,才能紧追万千世界变化的步伐。



记者 | 黄叶

编辑 | 唐佳奕

责任编辑 | 汪嘉倩


猜你喜欢

200万元 126.78㎡

100万元 120.00㎡

140万元 97.00㎡

145万元 78.20㎡